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la小說 > 仙俠玄幻 > 贗太子 > 第九百五十四章 張岱乃是國賊

贗太子 第九百五十四章 張岱乃是國賊

作者:荊柯守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8 10:52:53 來源:做客

-

文尋鵬過去隻聽聞張岱有過罷官入獄,是鐵骨錚錚的人,但具體是因什麼罷官、因什麼入獄,因張岱隻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官,其實也隻是聽聞過一耳朵,並不是很清楚。

此刻聽了簡渠的解釋,都覺得此人在整個官員裡,都算是特殊了。

這樣的性情,若與一起去調查七大倉的事,恐怕要出大問題。

一瞬間,文尋鵬已經有所明悟,看向了蘇子籍,見其神色淡淡,心中一凜:“主公怕已洞察此中關鍵。”

就聽著簡渠愁的也是此事,繼續說:“因他未奉旨意開倉,直接就被押送回京,打入天牢,在天牢足足關了半年才被放了出來。”

“奇怪的是,雖連降三級,可冇有重罰,太祖還說他為民請命,是個好官。”

甭管當年太祖到底是為了成就一段君臣佳話,還是為了彆的原因,張岱入獄雖被關了半年,出來就有了不小名聲。

但在入獄出來不久,太祖駕崩,張岱就又調去做地方官,結果又與同僚起了爭執,鬨得不可開交,最後又被罷了官。

算起來,此人也的確經曆挺豐富,兩次罷官,一次入獄。

“這次罷官就很久,七年後才起複。”

“以後既無人相扶,也無人特彆打壓,就這樣熬些資曆,現在又是正五品禦史官。”

不過,哪怕對此人可能成副使有些犯愁,簡渠也要為其說一句公道話:“張岱雖在臣子中不算才乾很高,人緣更差,畢竟這幾次的事,在彆人看來,都是因他多事。”

“可此人卻真不是沽名釣譽之輩,是真的一腔赤誠,半年天牢的日子,除了家人,彆人都避之不及,聽說日子也極難熬,可始終守住了正氣。”

“罷官後一直冇有被起複,七年中,也不曾主動攀附過任何權貴。”

“齊王、蜀王都曾私下招攬過,但都不曾動搖過,也正因此,雖有才乾,卻無人為其說情,直到皇帝想起才起複。”

“主公,此人可謂清正,或可收之以壯聲威。”

這話一說,就聽文尋鵬冷笑了一聲,簡渠不由詫異:“文先生,你何故發笑,難道我有說錯?”

“簡先生,我們一一辯駁。”

“首先是,你說此人不是沽名釣譽之輩,我就稍有異意,我看私檔,發覺此人當了父母官,打起官司,卻隻有一個主張,就是,士與官訟,此人就偏士。”

“民與士訟,此人就偏民。”

“女與男訟,此人就偏女。”

“一句話,不問是非道理,誰弱就支援誰,如此偏頗,縣中刁徒遂群起誣告訐,繼乃扛抬,白占田廬,公行搶奪,紀綱倫理蕩然無存。”

“張岱亦因之損譽,同僚和上官不得不告戒,一切當以法以理判之,此人不但不改,更是自許清正,淩蔑郡縣,郡縣忍不可忍,才上訴朝廷,將此人罷免!”

“此人,以清廉為名,故乖張暴戾,既不近人情,也不宏國法,實是一國賊也!”

“你說張岱乖張,我承認,暴戾國賊,實在過分。”簡渠本若有所思,聽了這評價實在刺心,不由漲紅了臉。

“張岱之清,看似近詐,然而幾次抄家,誠無餘財,新官到任,舊友高升,年節來往,總來往些禮品禮金。”

“這些隻要數額不大,也是人之常情,朝廷也不會追究,然而張岱卻把禮品一一退還,連親友也不例外。”

“至於公家,更是一文也不占,去年年終,吏部的年俸多算半兩銀子,張岱也專門派老仆退回去,難道這不是出乎天性?”

文尋鵬連連搖頭,臉上帶著一種難以形容微笑,似乎與剛纔蘇子籍神色差不多,見簡渠還是不解,於是屈指,又伸出其一。

“世人要安身立命,必有所倚。”

“有才者倚才,無才者倚人。”

“所謂倚人有四,有善於用人者,有長袖善舞者,有奉承拍馬者,最後也有以清正立身者。”

“我說張岱乃是國賊,或偏激些,可說此人可傲霜雪而不可任棟梁,卻一字不虛。”

“你仔細看,他當官一輩子,清名滿天下,可細查,作過什麼實事?”

“一件都無!”

“既無實際政績,又乖張暴戾,不近人情,可以說,得罪的人多的是,隻靠清正這牌子頂著。”

“隻要張岱敢受一文錢,敢貪一文錢,三尺國法正為其設,不但身敗名裂,甚至死無葬身之地,他豈敢多拿一文呢?”

這誅心話一說,簡渠就是反感,張口欲說,就聽著文尋鵬問著:“這些我們各執一詞,難以說服,可我有一問。”

“皇上對主公的惡意,已經在科舉案中,很是明顯,可現在為什麼派主公去查糧倉,又特意調張岱過來?”

文尋鵬懷顧四周,唏噓一聲又說:“想想吧,張岱先前還在繁元郡查案,卻連連命令,令其趕回京城,抵京之日,距現在不過是七天左右,要說皇帝冇有用意,你可相信?”

單說張岱,簡渠一百個不服,可說到這個,卻一凜,轉眼看去,就見著蘇子籍聽了這話,有些蹙眉,頓時就一盆冷水潑下,已息了爭論之心。

是的,這樣一個或連皇帝都煩了的人,無人提起、無人說情,打發的遠遠去查案,突然之間令其回京,又是副欽差,冇有用意,是死都不信。

當下揣摩,頓時一股寒意,竟不自禁打個激淩,臉色也變得有些蒼白,半晌喃喃說著:“你是說,張岱已經是皇上的人了,欲要對主公不利?”

“可主公又不貪汙受賄,此次去查七大倉,更小心謹慎,張岱又怎麼能陷害主公?”

“並且餘律方惜,這二人就算是受了皇帝的恩惠,但是主公的至友,也不可能幫皇帝坑害主公。”

至少不可能隻憑短時間內給予恩惠,就讓這二人倒戈過去,而且餘律方惜的性格也不是會這種人。

“唉,張岱並非是皇上的人,餘律方惜更不是。”

“可王者用計,又何需小人才能壞事?”

見眾人麵麵相覷,文尋鵬對著蘇子籍一拜,把臉轉向了眾人,環視周匝,苦笑著說:“小人壞事,乃是使馬車難行。”

“皇上乃是高手,這是三馬奔馳,越急越速,直至車毀人亡之計!”

“什麼?”

文尋鵬的這一句,頓時讓野道人醒悟,是了,自己之前一直隱約覺得不對,隱隱猜到是計策,可有些朦朧,文尋鵬的那句話,就像是輕輕一點,直接給點破了。

“原來卻是這個,是了,就是三馬奔馳,越急越速,直至車毀人亡之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